本文章節錄自消費者委員會第505期選擇月刊(https://echoice.consumer.org.hk),本中心謹向消費者委員會致謝。

本會聯同食物安全中心測試10種麵包的鈉、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含量,發現平均鈉含量以芝麻包最高,第二高是白方包和腸仔包;以個別麵包計,2款腸仔包樣本的鈉含量最高,進食1個攝取540毫克鈉,為世衞建議每日限量的27%。牛角酥及雞尾包的平均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含量排名首兩位;以個別樣本計,2款雞尾包樣本的總脂肪含量最高,進食1個會攝取26克總脂肪,相當於世衞建議每日限量的39%;而反式脂肪含量最高的是1款牛角酥樣本,進食1個的攝取量(0.72克)為世衞建議每日限量的33%。

測試樣本

食安中心於今年2月至3月從麵包店、茶餐廳、超級市場及便利店搜集了10種共80個非預先包裝麵包樣本及20個獲豁免標示營養標籤的預先包裝方包樣本(樣本是在同一處所加工處理並出售予消費者,可獲豁免標示營養標籤)進行化驗,種類包括白方包(有皮)、麥方包(有皮)、牛角酥、提子麥包、甜餐包、芝麻包、菠蘿包、雞尾包、吞拿魚包及腸仔包,同時亦在今年5月從麵包店、超級市場及便利店搜集了10個附有營養標籤的預先包裝方包樣本。

測試方法

食安中心的食物研究化驗所負責為所有非預先包裝麵包樣本及獲豁免標示營養標籤的預先包裝方包樣本進行鈉、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含量測試;此外,腸仔為醃製肉類,製作過程中可能加入含鈉添加劑(例如硝酸鈉),通常含有一定分量的鈉,故另分開測試10款腸仔包樣本的腸仔以及麵包的平均鈉含量。

由於麵包店、食肆及生產商一般以人手製作麵包,同一種麵包可能因原材料、配方、製作過程、分量等因素有別,使每批次或個別成品的鈉、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含量出現差異,因此測試結果只反映所抽取樣本檢出的鈉、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含量。同時檢視了其餘10個附有營養標籤的預先包裝方包樣本於標籤上標示的鈉、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含量。

參考的營養素含量水平

現時本港並沒有針對麵包營養素含量水平而訂定的準則。根據香港《食物及藥物(成分組合及標籤)規例》,每100克固體食物含不超過120毫克鈉可稱為「低鈉(或低鹽)」,而每100克固體食物含不超過3克總脂肪可稱為「低脂」。另根據食安中心為幫助消費者閱讀食物的營養標籤時分辨較健康的選擇而印製的「購物指南卡」,每100克含超過600毫克鈉的食物可視為「高鈉(或高鹽)」,每100克含超過20克總脂肪的食物可視為「高脂」(見表一)。
表一

本研究亦透過分析麵包樣本的鈉、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含量數據,評估消費者食用這些麵包所攝取的鈉、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分量,與世衞建議的每日攝取限量(見表二)作比較。
表二

測試結果

非預先包裝麵包及獲豁免標示營養標籤的預先包裝方包

芝麻包平均鈉含量最高
100個麵包樣本每100克的平均鈉含量為300毫克(見表三)。芝麻包又稱為咸卷,是10種麵包中平均鈉含量最高的(平均每100克含480毫克鈉),可能是因為不少生產商添加較多的鈉來增味。其中「加利年餅屋」芝麻包(#60)檢出每100克含630毫克鈉,達到「購物指南卡」所列「高鈉」食物的水平(每100克食物含超過600毫克鈉),是鈉含量最高的芝麻包樣本,亦是本研究檢測所得的鈉含量第二高的樣本。進食一個「加利年餅屋」芝麻包(#60)(64克)會攝取400毫克鈉,相當於世衞建議的每日鈉攝取限量的20%。

白方包、麥方包、牛角酥及腸仔包鈉含量高於整體樣本平均水平
10個白方包樣本和10個腸仔包樣本平均每100克含420毫克鈉;而10個麥方包樣本和10個牛角酥樣本平均每100克含400毫克鈉;4種樣本的平均鈉含量均超過整體平均水平(每100克含300毫克鈉)。

腸仔包鈉含量最高的樣本來自「山崎麵包」(#100),每100克含640毫克鈉,達到「高鈉」水平,為是次測試中鈉含量最高的樣本;鈉含量最低的腸仔包樣本來自「櫻桃麵飽西餅」(#91),每100克含220毫克鈉,最高較最低高出接近2倍。進食一個「山崎麵包」(#100)或來自「大同老餅家」(#98)的樣本均會攝取540毫克鈉,相當於世衞建議的每日鈉攝取限量的27%。

此外,測試所得的腸仔包樣本中腸仔的平均鈉含量為每100克380毫克鈉,麵包的平均鈉含量則為每100克250毫克鈉,但由於腸仔包中麵包的重量佔7成,而腸仔的重量則佔3成,因此腸仔包的鈉含量有6成來自麵包,4成是來自腸仔。

牛角酥鈉含量最高的樣本分別來自「A La Bakery」(#30)及「Market Place by Jasons」(#29),每100克含490毫克鈉;鈉含量最低的樣本來自「Paper Stone Bakery」(#21),每100克含230毫克鈉,最高較最低高逾1倍。

白方包鈉含量最高的樣本來自「櫻桃麵飽西餅」(#10),每100克含500毫克鈉,最低的樣本來自「車厘哥夫餅店」(#1),每100克含310毫克鈉,最高比最低高出61%。

麥方包鈉含量最高的樣本來自「三田飽餅料理」(#20),每100克含500毫克鈉,最低的樣本來自「紅車厘麵包西餅」(#11),每100克含280毫克鈉,最高比最低高出79%。

甜餐包、提子麥包、菠蘿包鈉含量相對較低
這3種麵包樣本平均每100克的鈉含量相對較低,分別為甜餐包每100克含110毫克鈉,提子麥包和菠蘿包則每100克含140毫克鈉;而每種麵包樣本中,鈉含量最高的樣本均比最低的高逾10倍。

17個樣本達「低鈉」食物的水平
17個樣本達到「低鈉」食物水平(每100克食物含不超過120毫克鈉),包括來自「新鳳凰餅店」(#31)、「喜利餅店」(#32)、「佳記餐廳」(#33)、「櫻島麵包餅店」(#34)、「快甜美麵包西餅」(#35)的5個提子麥包;來自「安樂麵飽公司」(#41)、「貝嘉餅屋」(#42)、「麵包城」(#43)、「東京麵包餅食」(#44)、「新龍珠餅店」(#45)、「豆豆麵包西餅」(#46)的6個甜餐包;來自「金華冰廳」(#61)、「永興冰室」(#62)、「佳記餐廳」(#63)、「太子餅店」(#64)、「翠河餐廳」(#65)的5個菠蘿包及來自「金華冰廳」(#71)的雞尾包;當中以來自「新鳳凰餅店」(#31)的提子麥包和來自「安樂麵飽公司」(#41)的甜餐包鈉含量最低,每100克含21毫克鈉。

牛角酥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平均含量最高 第二高是雞尾包
100個麵包樣本每100克的平均總脂肪含量及反式脂肪含量分別為12克及0.15克(見表三)。10種麵包中,總脂肪含量最高的樣本是牛角酥,每100克平均總脂肪含量為27克,其次為雞尾包,每100克平均總脂肪含量為19克。不過,由於雞尾包的樣本較重,進食一個雞尾包攝取的總脂肪或較牛角酥多,例如進食一個120克的「天樂烘焙」雞尾包(#79)或130克的「麵包先生」雞尾包(#77)樣本,均會攝取26克總脂肪,相當於世衞建議的每日總脂肪攝取限量的39%,而進食一個重量較輕(73克)的「A-1 Bakery」牛角酥(#22),則會攝取22克總脂肪,相當於世衞建議的每日攝取限量的33%。

牛角酥和雞尾包的反式脂肪含量亦佔首兩位,每100克平均反式脂肪含量分別為0.70克及0.41克。當中,以來自「美心西餅」(#23)的牛角酥樣本反式脂肪含量最高,每100克含1.1克反式脂肪(見表四),進食一個會攝取0.72克反式脂肪,相當於世衞建議的每日攝取限量的33%。

牛角酥及雞尾包的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平均含量較高,相信是因為生產商使用人造牛油及起酥油製作牛角酥及雞尾包的餡料。

13個樣本達「高脂」食物的水平
13個樣本達到「高脂」食物水平(每100克食物含超過20克總脂肪),包括全部10個牛角酥樣本,分別是「Paper Stone Bakery」(#21)、「A-1 Bakery」(#22)、「A La Bakery」(#30)、「Panash」(#28)、「DONQ」(#26)、「美心西餅」(#23)、「Eric Kayser」(#25)、「Market Place by Jasons」(#29)、「麵包新語」(#27)、「惠康超級市場」(#24),及來自「天樂烘焙」(#79)、「名都餅店」(#74)、「安妮麵包西餅」(#76)的3個雞尾包樣本,當中以「Paper Stone Bakery」牛角酥(#21)樣本的總脂肪含量最高,每100克含31克總脂肪,進食一個會攝取20克總脂肪,佔世衞建議的每日總脂肪攝取限量的30%。

白方包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平均含量最低 其次是麥方包
10種麵包中,總脂肪含量最低的是白方包樣本,其次是麥方包樣本,每100克平均總脂肪含量分別為7.2克及7.7克;同樣地,這兩種麵包的反式脂肪含量亦較低,每100克平均反式脂肪含量分別為0.032克及0.040克。

表三

表三

反式脂肪含量差異甚大

所有同種類麵包的反式脂肪含量差異甚大,以雞尾包樣本之間的反式脂肪含量較接近,最高和最低相差1倍,而提子麥包樣本之間的反式脂肪含量差異最大,高低相差達17倍。

市民從麵包攝取的鈉、總脂肪及反式脂肪

是次研究顯示,100個麵包樣本平均的鈉、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含量分別為每100克300毫克、12克及0.15克。根據食安中心於2005年至2007年進行的第一次食物消費量調查顯示,成人每日平均進食約43克麵包。由此推斷,一般市民透過進食麵包所攝取的鈉、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分別約佔世衞每日建議攝取量的6.5%、7.8%及2.9%。然而,麵包是本港人口攝取鈉的第四大來源。因此,市民應保持均衡和多元化的飲食,不時選擇不同種類的麵包。

附有營養標籤的預先包裝方包樣本

檢視10個附有營養標籤的預先包裝白方包及麥方包樣本營養標籤所列載的鈉、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含量資料,同時亦計算每片方包的鈉、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含量(見表四)。

預先包裝白方包樣本及麥方包樣本的平均鈉含量相若,分別為每100克443毫克及446毫克。而預先包裝麥方包樣本的平均總脂肪含量(每100克含5.0克)則稍高於預先包裝白方包樣本(每100克含4.4克)。以平均含量計,進食一片預先包裝白方包樣本(52克)攝取229毫克鈉及2.3克總脂肪,而進食一片預先包裝麥方包樣本(47克)攝取211毫克鈉及2.3克總脂肪,兩者的鈉攝取量均佔世衞建議的每日鈉攝取限量約10%,分別比獲豁免標示營養標籤的預先包裝白方包及麥方包樣本高約21%及11%。

來自「君蘭餅店」(#101)的白方包樣本每100克含2.2克總脂肪,可視為「低脂」,亦是檢視的所有預先包裝方包樣本中總脂肪含量最低的。

此外,值得留意的是預先包裝麥方包樣本之間的總脂肪含量高低差異達1倍,含量最高的樣本「奇華餅家」(#107)每100克含7.0克,含量最低的樣本「嘉頓」(#109)每100克含3.5克;而預先包裝白方包樣本之間的總脂肪含量高低差異更超過2倍,含量最高的樣本「大班麵包西餅」(#102)每100克含8.0克,含量最低的樣本「君蘭餅店」(#101)則每100克含2.2克。

根據食安中心的《營養標籤及營養聲稱技術指引》,預先包裝食物的反式脂肪含量如不超過每100克0.3克,可在營養標籤上標示反式脂肪為"0"克。所有預先包裝方包樣本均標示每100克含0克反式脂肪。

表四

反式脂肪含量與過往研究的比較

表五比較本研究所涵蓋的6種麵包,以及本會在2007年及2012年與食安中心的聯合研究中相關麵包種類每100克食物的反式脂肪含量。是次研究的白方包、麥方包、菠蘿包及腸仔包樣本的反式脂肪含量都有相當的減幅,由三成至八成,但雞尾包樣本卻上升逾倍,估計與餡料有關。
表五

總結

給消費者的建議

給業界的建議

食肆意見

「樂怡餅店」(#3)的生產商指有計劃將該樣本(#3)的鈉含量減低至每100克含250毫克鈉。

「金雅餅店」(#6及#52)的生產商指是次研究正面,符合公眾健康利益,測試結果可供該公司參考,以便改進。該公司又指計劃將該樣本的鈉含量減至每100克含300毫克鈉。

「櫻桃麵飽西餅」(#10及#91)的生產商指其生產部將會研究,在不影響品質和產量的原則下,減低鹽及油的用量,從而減低鈉及反式脂肪含量,但實際能夠減量多少,要待正式改良後才知道。

「占美餅店」(#14及#82)的生產商表示,樣本#14的鈉含量處於中等水平,在不影響味道的情況下,會嘗試減少鹽的分量;脂肪及反式脂肪含量處於較低水平,該公司表示會盡量保持。樣本#82的鈉含量接近低水平,總脂肪及反式脂肪則處於中等水平,會盡量在處理罐頭吞拿魚時減少多餘油分。

「超羣麵包西餅」(#15及#49)的生產商表示,計劃降低現有產品的鈉及反式脂肪含量。

「DONQ」(#26)的生產商表示,由於該公司是日本麵包公司,所有產品必須嚴格遵守總公司的配方來生產。

「A-1 Bakery」(#22及#104)的生產商表示,牛角酥(#22)的傳統工藝流程需要麵團夾牛油製作出一層層類似酥皮的效果,這會導致脂肪含量較高,該公司建議食客均衡飲食多攝取不同種類食物的營養。該公司又表示最終目標是零反式脂肪,反式脂肪主要來自牛油,會與製造商檢討。該公司表示該方包樣本(#104)沒有加入防腐劑,鈉有助降低水活度(water activity),會影響產品的保質期。鹽含量亦會影響麵包的鬆軟度,該公司會再與日本的研發團隊檢討低鈉麵包的可行性,為客人提供更多元化的選擇。

「美心西餅」(#23及#70),「東海堂」(#90及#110),「Paper Stone Bakery」(#21),「惠康超級市場」(#24),「Market Place by Jasons」(#29)及「Urban」(#103)的生產商表示,該公司一直關注食品的營養素含量,並定期檢視及研究如何持續改善,亦已着手檢視及研製產品,以減低鈉及反式脂肪的含量,以提供更健康的食品選擇。

「佳記餐廳」(#33及#63)的生產商表示提子包樣本(#33)的鈉、總脂肪及反式脂肪的含量符合標準,將會繼續保持質素,讓消費者食得健康。該公司表示明白過量的反式脂肪對健康造成影響,但礙於要保持脆皮菠蘿包樣本(#63)外脆內軟的特色,須使用牛油作為主要成分。該公司又表示已選用質量較好的食材,就是次報告將再作檢討,會主動向供應商了解並嘗試改用較低鈉的牛油,供消費者食用。

「大班麵包西餅」(#38及#102)的生產商表示會積極研究產品配方,在不影響產品風味的情況下,盡力提供營養含量更理想的產品。

「茜廊麵包」(#40)的生產商表示由於該產品是由供應商提供,故未能控制營養素含量,現已停止取貨。

「東京麵包餅食」(#44)的生產商表示為避免影響口感,鈉及反式脂肪含量如未達高水平,該公司不擬更改配方。

「君蘭餅店」(#58及#101)的生產商表示會把芝麻包(#58)的鹽分降低0.2%,並選用無鈉油脂,將鈉含量減到每100克含160至180毫克,反式脂肪含量目標減到0至0.01克,採用0%反式脂肪的油脂。該公司又表示會把方包(#101)的鹽分降低0.25%,並選用無鈉油脂,將鈉含量減到每100克含160至180毫克,總脂肪和反式脂肪含量將維持現有2.2克和0克的水平。

「百佳超級市場」(#59)、「Taste」(#87)及「Baker's Choice」(#108)的生產商表示已沒有在麵包產品內使用半氫化脂肪,以減少反式脂肪的含量。

「金華冰廳」(#61及#71)的生產商表示會盡可能將鈉及反式脂肪減至符合標準。

「翠華餐廳」(#66及#88)的生產商表示會持續研發天然健康的麵包,減低鈉及反式脂肪含量,積極考慮改善配方的可行性,例如逐步引進新原料,期望在不影響食物品質及味道的情況下,提供更符合健康標準的食品。不過大眾對菠蘿包(#66)此等特色包類味道有特定要求,故需循序漸進改良。

「簡品堂 Fresh Fresh」(#67及#85)的生產商表示麵包餡料由供應商提供,所以未能控制餡料的營養含量,但亦會盡量減少麵包的鈉及反式脂肪含量。

「泰昌餅家」(#68)的生產商表示該公司會按照市場需求、客人口味及政府監管而推出產品,亦會聽取不同的意見。

「名都餅店」(#74及#93)的生產商表示烘焙產品大多以糖及動物油脂為主要原材料,產品配方如果作出太大改動,會對產品質素及口感有影響,但會留意餡料成分及原材料供應商的來源地。為減少反式脂肪,擬在製作雞尾包(#74)時,減少餡料比例,大約減少30%。另會採購其他鈉含量較低的香腸作腸仔包(#93)的餡料,大約減低20%的鈉含量。

「大同老餅家」(#75及#98)的生產商表示椰絲雞尾包(#75)及腸仔包(#98)的反式脂肪及鈉含量較高,已馬上作出檢討及行動。椰絲雞尾包(#75)會減去麵包的用鹽分量,亦會把椰絲奶油餡料中的固體菜油用量減去一半,以鮮牛油代替。至於腸仔包,也會減去麵包中所有的鹽分,以減低該兩款麵包所含的反式脂肪及鈉50%作為目標。

「明珠餅店」(#80及#89)的生產商表示有計劃減低麵包的鈉及反式脂肪含量,但現時未有確實數字,會積極要求原材料供應商提供較為健康的材料去製造麵包。

「鍾意麵包」(#81)的生產商表示原材料和味道的問題會影響鈉、總脂肪及反式脂肪的含量。屋村食客的食物味道要求較濃郁,較富有地區就比較清淡。該公司表示會多加些香草、黑胡椒,減少沙律汁的分量,改變一些味道。

「Circle K」(#99)的分銷商及「聖安娜餅屋」(#51及#106)的生產商有類似的回覆,表示會按照顧客及市場的要求,持續提升產品質素,作為產品的發展方向。

「嘉頓」(#109)的生產商表示是次測試可提升公眾對食品營養素含量的關注,亦有助推動業界研發產品時更重視營養素含量。該公司表示會積極考慮市場需要及照顧消費者的健康,適量調節麵包類產品中鈉的使用量,給消費者更多元化的選擇。該公司亦表示已於8月推出低鹽三文治方包。

為何麵包含有鹽、脂肪及反式脂肪?對健康有何影響?

鹽是製作麵包的材料之一,主要的作用是增味、穩定酵母於麵糰的發酵速度、增加麵糰的強度及增加麵包的彈性。脂肪可減慢麵包的水分流失及令其味道更香口。麵包的脂肪及反式脂肪主要來自製作麵包時使用的牛油(butter)、人造牛油(margarine)及起酥油(shortening)。

高鈉可能引致高血壓、心臟病及中風
鈉(sodium)可天然存在或透過食鹽及含鹽/鈉的調味料添加於食物中。適量的鈉是維持人體機能正常運作的必需元素,但進食過多鈉可能增加患上高血壓的風險。高血壓若不及早診治,可引致心臟病、中風和腎衰竭等疾病。

世衞指出,成年人無論是否患有高血壓,減少鈉的攝取量都能達到降低血壓的效果。血壓即使只是降低少許,也能減低患上心臟病和中風的風險。世衞建議一般成年人每日的鈉攝取量應少於2,000毫克(約5克食鹽,即略少於一平茶匙),並建議於2025年鹽的攝取量目標應相對減少30%。衞生署發布的《二零一四至二零一五年度人口健康調查報告書》發現,15至84歲本地人士平均每日攝取8.8克鹽(約3,520毫克鈉),攝取量超出世衞建議的人口比例高達86.3%。而食安中心的調查結果顯示,麵包是本港人口攝取鈉(鹽)的第四大來源。因此,政府於今年5月發表的《邁向2025: 香港非傳染病防控策略及行動計劃》亦訂下目標,於2025年或之前實現人均每天鹽/鈉攝取量相對減少30%。

高脂肪增加患心臟病、肥胖症及糖尿病的風險
脂肪是高能量的來源,每克脂肪提供9千卡能量。脂肪亦負責運送脂溶性維他命(即維他命A、D、E 及 K)。但攝取過量脂肪會增加患上心臟病、肥胖症、高血壓、糖尿病及某些癌症等疾病的風險。世衞建議,脂肪攝取量應少於人體每日所需能量的30%,以每天攝取2,000千卡能量計算,每日應攝取少於66克脂肪。

反式脂肪增加罹患冠心病的風險
反式脂肪(trans fat)是一種不飽和脂肪(unsaturated fat),可分為天然反式脂肪及工業製反式脂肪。天然反式脂肪存在於牛奶、芝士、牛油、反芻動物的肉/肉類製品等。工業製反式脂肪主要在植物油氫化過程中產生。植物油經部分氫化後,會由液體轉化為半固體及固體狀脂肪,反式脂肪亦會同時形成。部分氫化植物油廣泛應用於多種食物(例如人造牛油和酥皮餅點等)。反式脂肪會提高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即壞膽固醇,LDL)的濃度,並使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即好膽固醇,HDL)的濃度下降,因而增加罹患冠心病的風險。

世衞建議,反式脂肪攝取量應少於人體每日所需能量的1%。以每天攝取2,000千卡能量計算,每日應攝取少於2.2克反式脂肪。世衞亦訂下目標,於2023年在全球食物供應中停用工業製反式脂肪,以減少因非傳染性疾病而導致的早逝。政府發表的《邁向2025: 香港非傳染病防控策略及行動計劃》亦訂下目標,於2025年或之前制止糖尿病及肥胖問題上升,其中一個指標為是否有實施政策禁止部分氫化植物油(工業製反式脂肪的主要來源)在食品供應中使用。

麵包的鈉含量與外國減鈉目標的比較

英國、美國及加拿大分別就以下6種麵包訂立自願性質的最高鈉含量目標,選取當中鈉含量目標最低的一個,與本研究的相關數據作比較(見表六),發現本研究中有3成白方包樣本、6成麥方包樣本、6成芝麻包樣本及9成牛角酥樣本的鈉含量高於相關的麵包最高鈉含量目標。

與其他國家相比,本研究的白方包及麥方包的平均鈉含量均低於加拿大及美國於2010年的相關數據,但卻高於美國、英國及加拿大訂立的平均鈉含量目標。
表六

為麵包訂立減鈉目標水平
根據降低食物中鹽和糖國際諮詢委員會的建議,分析本研究的30個方包樣本(20個獲豁免標示營養標籤的預先包裝方包樣本及10個附有營養標籤的預先包裝方包樣本)的鈉含量數據,模擬為方包訂立減鈉目標水平,方法有三個:

進食麩質而引致的乳糜瀉症

麩質(gluten)是存在於麥類,例如小麥(wheat)、黑麥(rye)、大麥(barley)、燕麥(oat)、裂穀小麥(spelt)中的蛋白質。麥類製品如麵包、蛋糕、穀物及粉麵一般都含有麩質。麩質給予麵包及麥類製品彈性及質感,並有助固定其形狀。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可進食含有麩質的食物。乳糜瀉症(Coeliac disease)是源於對麩質不耐受的一種自身免疫疾病,患者進食麩質後會令免疫系統攻擊其小腸,繼而引起腹瀉、腹脹、噁心、皮疹等徵狀。如疾病沒有得到適當的處理,更會導致長期的健康問題。乳糜瀉症主要的處理方法是戒吃所有含麩質的食品,而藥物只可控制部分徵狀例如皮疹。根據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的資料,約有300萬美國人患上乳糜瀉症。不過,乳糜瀉症在華人社會不常見,原因現時仍不太清楚,但相信與遺傳基因及生活飲食習慣有關。

根據《食物及藥物(成分組合及標籤)規例》,預先包裝食物的標籤上須標明的8種致敏食物/食物配料,包括含有麩質的穀類(即小麥、黑麥、大麥、燕麥、裂穀小麥、它們的混合變種及它們的製品)。因此,乳糜瀉症患者在購買預先包裝食物時,應細閱食物標籤上的致敏物資料,以辨別食物是否含有麩質。另外,消費者亦可從食安中心獲取食物致敏物警告。